Hiㄛ辣茩懂善媼侐拻摩芶夥厙

旮詀蝠眢垀A嘖奻庈ㄗ嘖き潠備ㄩ媼侐拻嘖き測鎢ㄩ002195

陔恓雄怓

峚陓厙靡繚

§擂洃ㄛ嫘陲軞勦硒с菴珨盓勦砮①滅諷ぶ潔ㄛ宎笝澄厥※價脯祫奻§腔佷砑ㄛ苀喉芢輛砮①滅諷睿論僇俶馱釬ㄛ恛隅賸價脯夥條腔佷砑﹜恛蛂賸價脯夥條腔陑朸﹜佼釧賸價脯夥條腔陑ァㄛ楛賸滅砮睿硒с﹜捄褶﹜奪燴脹馱釬眈誑棻輛﹜埴雛假哄

﹛﹛※悕虧瘍§岆昹控蚐泬眕恅趙竘鍰萸樂偎允尤黰①珨跺萸﹝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王莉杭州報道)「您好,您買的榴蓮是元(人民幣,下同),看看要不要再配點山竹,杭州消費券一間店一天可用兩張啊!」在杭州一水果店,客人在店長推薦下又多買了一袋山竹,總金額元,扣除兩張10元消費券後,實際付款元。為拉動線下消費,浙江杭州從3月27日起至5月31日,陸續發放億元消費券,使用範圍覆蓋杭城餐飲、購物等600萬家線下商戶。27日首日推出,就有市民設定鬧鐘起床搶券。據杭州市商務局統計,截至27日中午11時,兌付政府補貼400萬元,截至當日傍晚6時,已帶動杭州市場消費1億元。杭州消費券向全體在杭人員(包括外域來杭人員)發放,政府發放額度為5億元,其中1,500萬元用於困難群眾的消費補助,剩餘億元用於電子消費券發放。另外,商家匹配優惠額度億元左右。支付寶領券買40元減103月27日上午8點,第一期200萬個卡包通過支付寶通道進行發放,2分鐘時間就發出了50萬個消費券卡包。此次申領的卡包內含5張價值各10元的通用消費券,線下消費滿40元,即可使用抵扣1張10元消費券。第二期發放時間為4月3日至5月31日,每個消費者可領取的卡包總價值將大幅提高,具體額度、使用規則和範圍屆時將提前公佈。「今天不少客人進店第一件事就是問我們店能不能用消費券,感覺今天來店裡的客人是多了一些,而且客單價比往常要高一點,有些為了能用消費券會湊滿40元,有些因為有消費券抵扣覺得便宜了一些,買的時候就多買一點。」杭州一水果店店長李芹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原本春節是水果銷售的旺季,但今年受疫情影響損失了不少生意。近期隨茠C州疫情平穩下來了,生意也逐步在恢復中,特別是線上外賣的生意基本已經恢復正常。「但我們最希望的還是線下生意能盡快恢復正常。一般線上買水果只會選自己熟悉的、經常吃的水果,相對來說客單價不會很高。一些價格相對貴一點的進口水果,或者新品種水果,只有到店裡通過介紹和試吃才能銷得出去,客人買得也放心,所以說我們也很希望能夠通過這次杭州消費券的發放讓客戶重新走進店門。」李芹說。餐廳排大隊人氣漸回歸領取消費券後的第一天,下午六點吳小姐和男友一起來到心心念念了好久的海底撈火鍋店門口,一問才知道前面已經排了幾十個號了,大約需要等兩小時左右才能輪到。「我是早上8點設了鬧鐘起來搶券的,雖然只有50元,並不算很多,但疫情期間能享受到這樣的優惠措施,還是會有種小幸福的感覺。」她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可能是前段時間宅家習慣了,所以即使很多餐廳早已經恢復了堂食還是一直沒出來吃過飯,最多也就是叫個外賣在家吃。「今天領了這個券之後就決定來店裡吃,只是沒想到和我們一樣想法的人有那麼多,看來大家的生活都在慢慢恢復正常了。」吳小姐表示見到有不少顧客排隊前都會問一下是否能用消費券,「估計和我們一樣,領了券之後第一時間就想茖茪@飽口福了。」

《少年來了》作者:韓江譯者:尹嘉玄出版:漫遊者文化光州事件已結束,蘸滿鮮血、貫穿槍彈的創傷仍隱隱作痛。受難者棺柩移葬至新墓園,靈魂的悲鳴依舊盤旋於尚武館。以1980年5月18日發生於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為敘事背景的《少年來了》,不僅是一部淚水盈溢的文學作品,更是一盞熠熠燭燈,照亮記憶中的傷痛。彼時,光亮確實具有特殊存在意義,尤其受到武力鎮壓而造成大量平民、學生傷亡的全羅南道和光州。尚武館設置了上香靈堂,無論是已有家屬守靈的棺柩、尚待確認的遺體或每顆哀慟的心,都需要光亮。比起棺材的供不應求,蠟燭數量算是綽綽有餘了,燭台亦可利用飲料空瓶來權充。點亮燭光之前,還有各項事務要忙碌。早晨,一批新棺材送來,裡面是被醫生宣告不治的死者。夜晚,則有另一批遭到射殺而當場斃命或急診路途就已回天乏術的遺體運來。來回奔走於尚武館的身影,除了處理入殮事宜的金恩淑(高中三年級)、林善珠(二十歲出頭,裁縫師),記錄遺體特徵並等待家屬前來確認的姜東浩(國中三年級),負責調派工作與採買物資的金振秀(大學一年級),更有許多願意奉獻時間和勞力的孩子們。是的,他們不過就是雛鳥一樣的孩子而已。原本應該翱翔天際的翅膀,為何停留在這個死神窺伺的危險場域呢?到了最後時刻(各自寫下簡短遺書的夜晚),年紀稍長的大孩子甚至得費盡口舌,才能說服未滿十七歲的學生們回家。某位受訪者(光州事件發生時約二十三歲)回憶起當年,已不再有把握了──那群詢問可否把剩餘的蜂蜜蛋糕和芬達汽水拿來止飢的孩子們,是真正對死亡有所了解,才做出那樣的選擇嗎?死亡很殘忍。然而,存活不也是一種嚴苛的刑罰?因光州烽火而焚身燒心的人們能走出困境,大抵可歸功於自癒能力、周遭環境的正向協助、時間浪濤的沖刷浸洗,過程雖然艱辛,終究還是遠離了煉獄。但某部分的受難者卻飽受失眠、極度焦慮的控制,無論是否確診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總覺深陷噩夢幽谷。得以繼續呼吸的倖存者,其靈魂與實體被牢牢桎梏了,長久封鎖於傷痛之中。纏綿於苦床病榻的乏力感,尤以經歷過虐待、性侵或鞭撻逼供的當事者更顯嚴重。振秀出獄後,倚靠止痛劑、睡眠誘導劑辛苦度日,體內彷彿還存留那年夏天的調查室。聽了振秀勸告而丟下武器投降卻慘遭掃射的少年們的身影,凍結成連時間也無法治癒的傷痛;善珠在層層噩夢裡不斷墜跌,當睡意退去,痛苦的輪廓反而更加清晰。瀰漫彈藥氣息的光州事件絕非一場噩夢,是真實,是永琲熄佽h;東浩的母親不知死後世界是否有相遇、道別、臉孔、聲音、歡迎、失落等情狀,亦不知應該對東浩父親的病逝感到惋惜或羨慕(原本說好一起為兒子奮鬥,沒想到丈夫竟撒手人寰)。一幕幕播映於心窗的日常記憶,是難以忘懷的傷痛。成為出版社職員的恩淑,思索茬Q檢閱科刪掉重要詞句的舞台劇究竟如何呈現時,演員們沉默無聲的表演令她想起了少年東浩:「在你死後,我沒能為你舉行葬禮,導致我的人生成了一場葬禮。就在你被防水布包裹、被垃圾車載走以後,在無法原諒的水柱從噴水池裡躍然而出之後,到處都亮起了寺院燈火。」後來,白蜀葵和紅玫瑰盛開的老舊韓屋改建成組合式貨櫃屋,棲留於尚武館的靈魂也飛向朦朧的仙境。光州事件畫下句點,烙印於記憶深處的傷痛依然散發茤Z率的光亮。東浩啊,那些發亮的傷痛,藏在哪裡呢?在恩淑為你領取的蜂蜜蛋糕裡;在善珠與你分食的海苔飯卷裡;在振秀遞給你的蠟燭裡;在你母親朝夕思念的那個穿了國中夏季制服的背影裡;在作者韓江家鄉僅能耳語的悲傷故事裡;在你用飲料空瓶盛裝祝禱的微小火苗裡;在時光不忍遺忘的──勇敢無畏的少年、少女們的純真面容裡。■文:余孟書

﹛﹛燴蹦迵妗犛眈賦磁﹝

冪徹潸賴贗薯ㄛ絞ヶ笢弊弊囀砮①滅諷倛岊厥哿砃疑ㄛ汜莉汜魂窏唗樓辦閥葩﹝

﹛﹛恀ㄩ▲域楊◎衾2018爛3堎1梪蟫羌暱房苺炬ぱ窒湖呾蝥庣幙劃邳棣苺縑﹛●艞睡疚幙嗽韍絢獺集鼒芋楠疥疰Х姣憤羲桯眕狟馱釬ㄩ珨岆嫘滓羲桯哫換馱釬﹝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文森)因爆發新冠病毒疫情,停泊於日本橫濱檢疫近一個月的「鑽石公主號」郵輪,共造成70多名港人確診,其中一名確診並在日本留醫的七旬老婦,延至昨日不幸離世,令至今已累計有3名搭乘該郵輪染疫的確診港人死亡。一直協助鑽石公主號滯留港人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鄭泳舜指出,該名逝世港人是他一直跟進的個案,為早期確診者孫太,其年齡已超過70歲,需要插喉,一直在日本醫院留醫,其丈夫確診康復後一直在日本陪伴。他曾兩度到她留醫的醫院與主診醫生會面,得知孫太的病情反覆,至昨晨終不幸因器官衰竭病逝。入境處已為死者家人提供支援。鑽石公主號至今合計有3名確診港人死亡,第一名離世的是持英國護照香港居民,本月初再有一名70歲男子不幸去世。

藩珨捩僑賒ㄛ飲岆珨耋耋澄妗腔撕褽﹝

3堎狟悎ㄛ綬鰍吽り栠瓮嗣模わ珛翻哿葩馱葩莉ㄛ剒猁Ч趙珨盄盓堔薯講﹝

秷陲豌蔚忒笢腔馱釬迵肮岈蝠諉俇綴ㄛ晞棍棍裒善橾佷牷

﹛﹛絞誨狠阪〢倰剒猁跦擂祥肮換噙△譬垓本燴磁燴華恁蚚祥肮腔耀倰ㄛ褗梠阪鷒耏IS耀倰﹜摹俶換噙﹖IR耀倰﹜湍Д睦ぶ腔填俶換噙﹖EIR耀倰﹝

③恀勤森衄睡ぜ蹦ˋ庣Чㄩ怢俜岆笢弊祥褫煦賃腔珨窒煦﹝

炾輪す茼戙砆牉賡庄賸笢源峈湖疑砮①滅諷郯僻桵粒△躂棷諢

隸塋陲﹛﹛﹛﹛﹛炾輪す軞抎暮輪梊稂繚邦軞苀鎮親韓腔怷恀萇笢硌堤ㄛ笢楊肮峈薊磁弊假燴頗都怹簆繒ㄛ僕肮蛹衄忐誘客侚鉓韜假奏齡寋肴蟭峞

褽膘Ч﹛﹛﹛﹛絞ヶㄛ眕挕犖庈峈翋桵部腔姘掛芩砮①換畦眒價掛郯剿﹝

蚚恅趙換創桽謠ヶ俴繚﹛﹛勤珨跺わ珛懂佽ㄛ恅趙岆坳黃珨拸媼腔荂暮ㄛ載岆儕咍睿鍾骯﹝

腕祔衾笢弊淉葬腔澄隅樵陑睿笢弊佸騊饒矞蒴鎯蛅疣繒皕恮貥萩橯稂邿腕善姻瞈壔棑朱唌

笙域踱〃2020○50瘍壽衾荂楷▲淉葬粒劃鼠豢睿鼠尨陓洘跡宒寞毓ㄗ2020爛唳ㄘ◎腔籵眭跪笢栝啎呾等弇域鼠泆ㄗ弅ㄘㄛ跪吽﹜赻笥⑹﹜眻牮庈﹜數赫等蹈庈笙淉泆ㄗ擁ㄘㄛ陔蔭汜莉膘扢條芶笙淉擁ㄩ﹛﹛峈寞毓淉葬粒劃鼠豢睿鼠尨陓洘楷票俴峈ㄛ枑詢淉葬粒劃魂雄芵隴僅ㄛ笙淉窒旃噶秶隅賸▲淉葬粒劃鼠豢睿鼠尨陓洘跡宒寞毓ㄗ2020爛唳ㄘ◎ㄛ珋荂楷跤斕蠅ㄛ③郩桽硒俴﹝

涴憩岆峈妦繫掛棒笢栝淉笥擁頗祜Ч覃ㄛ絞ヶ弊囀俋砮①滅諷倛岊淏婓楷汜陔腔笭湮曹趙ㄛ噫俋砮①傘樓厒孺汃雞晊怓岊ㄛ扂弊砮①怀遹嘗有笢虃荋鞳

《寂靜的爆彈》作者:吉田修一譯者:劉姿君出版:青空文化吉田修一的《寂靜的爆彈》,與《惡人》寫於同時期,但兩者的水準的確有明顯差距。有日本論者戲言,認為《惡人》足以顯示吉田修一的芥川賞能耐,想不到《寂靜的爆彈》瞬間又回復直木賞的層次。儘管不無偏頗,但也流露出得失上的端倪。好了,《寂靜的爆彈》的情節不無深義,一方面是在電視台工作的俊平,為求製作塔利班滅佛的報道,鍥而不捨地跨國跟進;另一方面是他認識了失聰的女友響子,從而帶來兩人離合之間的起伏。書名《寂靜的爆彈》,顯然有兩重指涉,「寂靜」當然指響子因聽不到而存在的世界,「爆彈」正是塔利班滅佛的工具,但前後其實互相扣連,簡言之就是最私密的個人情感領域,乃至最廣闊的公義探尋,其實都一氣連體,在人與人之間──真的溝通到的嗎?當然,熟悉吉田修一的讀者,一開首便應對小說有似曾相識之感。是的,就是《公園生活》──當中的男主角與俊平,不是極為相近嗎?而且情節上也是在公園裡出現與女生的邂逅,由此展示下文的內容,但可惜小說的綿密程度卻相去甚遠。原因之一,是吉田修一把大部分的心思,放在上述兩方面的平行對照上,從而營造一體兩面的印象。當俊平發現獨留響子在自己家中,因警報響了而未及回應,會令她驚恐萬分。「對不起,留你一個人在屋裡,我還不了解你的世界,只是自以為已經了解了。明明只要稍微想像一下就想得到的,我卻沒有去想......」(頁38)後來當部長看過俊平採訪回來的片段,有以下的對話:「說來丟臉,我一直以為塔利班和蓋達是同一個組織。」「我們也一樣啊,對吧?」諏訪徵求我的同意,我乖乖地點頭說「是啊」。(註:諏訪是我的同事)我並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只是把知道的事情就這樣放荂C心裡想蚗雩茷傸Y重吧。但只是想,並沒有去想像到底有多嚴重。心裡想蚗雩茷傿h苦吧。但只是想,並沒有去想像到底有多痛苦。(頁170)把以上兩個場面擷取出來對讀,正好想指出吉田修一的題旨,就是溝通的困難──由相對上的大與小,私意與公義,進而呈現出一種失衡的無奈。更為甚者,是上一刻鄙視他人不直面痛苦的公義者,下一刻就是成為忽略摯愛痛苦的施虐者了。此所以俊平會與諏訪抱怨,「我們做的節目,觀眾會懂嗎?看的人真的會懂嗎?」這種高高在上的心態,筆下為「就連我自己想說什麼,我都無法以言語表達。」(頁202)但作者恰好利用響子忽然消失了,俊平千方百計去尋找她的過程,從而帶出他對女友其實一無所知的事實。「我還以為那是我認得的路。我深信那是我曾經走過的路。可是,無論往左往右,都是我從來沒走過的路。」(頁185)兩組事件對照,便很明顯看到作者想突出的溝通困窘,自以為是及高高在上,最終不過淪為不同角色身份崗位下的機會主義者──對己寬鬆,對人嚴苛,成為作者勾畫出來的人生死穴。只不過掃興的是,其實以上的「人性」觀察,早在小說開首交代俊平與前女友宏美分手的場面,一切已了然於胸,清晰展示。「你就這樣一直瞧不起人好了。人家我也是很努力工作啊!是啦,我不像你那樣飛遍全世界,拍什麼深具啟發性還是什麼鬼的那些難看得要死的紀錄片!但也不輪到你侮辱我!賣有錢人漂亮的首飾有什麼不對!在那邊報道全世界不幸,自己還不是照吃美食、住在這麼好的公寓!少在那裡一副只有你才是正義的一方的樣子!不然你說說看,你做了那些難看得要死的節目,世界有什麼改變?」(頁19)是的,就是了,宏美的一番話,早已把俊平的偽善的本質道破。而往後的篇幅,吉田修一只不過嘗試透過跟進塔利班滅佛的報道,和與失聰的響子之交往,來把宏美的分析加以對照說明。嗯,真而且確有浪費筆墨的感覺。容我不客氣地下結語,《寂靜的爆彈》應是我看過的吉田修一小說中,最差勁的一本。■文:湯禎兆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宣佈,因應疫情嚴峻,行政會議通過兩條在《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下的新增規例,包括禁止4人以上在公眾地方聚會,僅工作間、婚禮喪禮等可豁免,將於明日零時起生效14天。這些措施進一步限制社交活動,一定程度降低疫症社區爆發的風險,但要全面發揮保障公眾安全健康的作用,關鍵是政府嚴格執法,餐飲業自律,市民配合,把這些防疫條例落實到位,提升防疫成效。同時,泛暴派中人不應為了延續黑暴、爭取政治本錢而借機挑起事端,而應以全體市民福祉為念,放下一己偏見,在這關鍵時刻做正確的事。本港昨日新增65人確診新型冠狀病毒,再創單日新高,累計個案達518宗。過去一周,香港每日新增個案達雙位數,累計個案總數上升1倍有多,其中不少小型社區散播個案發生在酒吧、食肆、健身中心等場所,更出現找不到源頭的群組病例,顯示社區爆發的風險越來越高。有公共衛生醫療專家強烈呼籲,本港應仿照海外實施限制聚會人數的措施,落實「社交戒嚴」,有關措施至少應持續兩至三星期,以截斷本地的社區傳播鏈。為防疫需要,特區政府早前建議推出「禁酒令」,限制酒吧、食肆出售酒精飲品,以減少人群聚集,但「禁酒令」建議引起不少爭議,有意見認為防疫不夠徹底,且只限制特定行業,有違公平原則。因此,特區政府在汲取民間意見後,於昨日再推出兩條新規例,令防疫措施涵蓋更廣泛,限制更具體。雖然仍未達到「社交戒嚴」的程度,但若有關法例切實執行,明顯有利減少人群聚集、截斷病毒社區傳播鏈。特區政府宣佈的多項新措施,例如禁止4人以上聚集,食肆設多項限制,強制關閉浴室、健身中心及戲院等,目的是通過約束人群社交活動,降低社區傳播風險,這其實類似內地、歐美乃至全球各地已經或正在落實的「封城」措施,而「封城」之後能否收明顯的防疫效果,關鍵要看「封城」措施執行得是否堅決徹底,內地和歐美一些大城市的「封城」效果差異很大,原因就在執行上。因此,本港既然沒有採取一刀切、停止一切營業活動,那麼落實這些新的限制人群聚集措施,更要從嚴執法,做到令行禁止,食環署等部門要加強巡查,及時檢控違法行為,以儆效尤。新冠肺炎傳播力強,威脅非同小可,酒吧、食肆正是人群聚集、容易引發社區傳播的高危場所,儘管關閉酒吧、食肆會造成巨大經濟損失,推高失業率,但為了公眾安全,歐美多地政府還是忍痛勒令酒吧、食肆停業。香港仍未完全暫停酒吧、食肆經營,取而代之的是由今日開始,要求酒吧、食肆設多項限制,加強防疫,原因也是考慮到業界的困難,以及照顧基層員工的就業。飲食界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表示,飲食業界已取得共識,會採取8項自願措施,支持政府的防疫工作,今天起推行。他估計有幾千間食肆參與落實這些措施,但不能確保百分百食肆參加。酒吧、食肆經營和防疫兩相兼顧,更要自覺做好防疫工作,而且必須把防疫放在首位,這是保障顧客、業界自身以及公眾的安全和利益,業界絕不能掉以輕心,不能百分百按照政府要求、業界共識落實,就不能營業。業界不僅要做好自己,更要監督同行,不能讓個別違法違規的同行壞了防疫大計,損害業界的共同利益。防止疫症社區傳播,與市民安全健康息息相關,確保檢疫令有效落實,人人責無旁貸。自3月19日起,政府要求所有海外抵港人士接受14天強制檢疫。檢疫令實施以來,由3月19日至26日,共有77人違反強制檢疫令,其中有40人是由市民包括途人、保安及親人舉報。食環署、警方等執法部門人手有限,難免存在「防疫盲點」,為己為人,市民都要參與防疫民間監督者的角色,主動了解防疫新措施的具體規定,積極舉報違反檢疫令的人士,協助政府把好防疫關。儘管新措施會影響市民正常社交活動,但現在是抗疫的非常時期,希望泛暴派中人以市民的安全健康為重,急防疫所急,勿再以政治化挑起事端,置市民於疫症的威脅之中。

﹛﹛恀ㄩ婓淉葬粒劃魂雄笢脤戙妏蚚陓蚚陓洘撿衄闡虳笭猁釬蚚ˋ﹛﹛湘ㄩ忑珂ㄛ婓淉葬粒劃魂雄笢脤戙妏蚚陓蚚陓洘岆邈妗扦頗陓蚚极炵膘扢腔撿极撼渠﹝

馬駿古語云:「多行不義必自斃」(《春秋左氏傳》),正好反映中西區區議會主席鄭麗k知法犯法,公然挑戰法律的後果!日前,警方到民主黨區議員鄭麗k住所,以涉嫌違反高等法院在去年12月頒佈的「針對警員、特務警察及其家屬被起底及滋擾」臨時禁制令,進行拘捕及入屋搜查取證。事緣鄭麗k幾日前在社交平台「分享」網民的帖子,內容是公開一名懷疑射傷一名印尼記者的警員個人資料,違反法庭頒佈的臨時禁制令。鄭麗k知法犯法,罪加一等。鄭麗k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後,順利當上中西區區議會主席,就以為自己戴上擁有無上權威的「冠冕」,可以任意指手畫腳。事實上,鄭並不是首次發表辱警言論,在去年區議會會議上,邀請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出席會議,就有關警方在過去半年的執法尺度,進行質詢。首先,當鄧處長進入會議室時,鄭主席帶領在場議員大叫「反對警暴」、「黑警可恥」等口號,侮辱出席會議的警方人士。與此同時,在場旁聽會議的「撐警」市民,認為議員行為卑劣,即時大叫「支持警察嚴正執法」等口號,即時被鄭主席以「打擾會議進行」為由,將「撐警」市民驅逐出會議室,上演了一幕「只許鄭主席大喊警暴,不許市民支持警察」大龍鳳。鄭麗k當上主席後,就覺得自己擁有「無上權威」,可操生殺之大權!之後,鄭主席更劈頭第一句就以「PKTang」(鄧的英文簡稱)來稱呼鄧處長,開口埋口都是「PK」,「PK」是香港罵人的俚語,為何鄭不尊重自己作為「主席」的身份,以「處長」來作稱呼,反而不斷重複侮辱鄧處長,做法可恥,更侮辱自己作為主席的身份!鄭主席以上的行為無疑是貶低自己的人格,反映自己的個人操守凌駕於當區居民的福祉上。然而,鄭今次在社交平台上的「分享」,無疑就是知法犯法,視法紀如無物,公然挑戰法院所頒佈的禁制令!另外,更過分的是,鄭狡辯自己不知道法院有這項頒令,試問身為區議會主席的她,和身兼民主黨骨幹成員,為何政治敏感度如此差劣?還是,鄭主席以為警方只是「無牙老虎」,不敢對她動一根汗毛?的而且確,鄭麗k違反禁制令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網絡上仍有不法分子將警員「起底」。筆者認為,警方應該加快對鄭麗k進行落案檢控,殺一儆百,並將其曾違反該禁制令的黨羽,繩之以法。另外,法庭應對侵犯個人私隱的公職人員,違反工作操守,知法犯法,必須作出相對較重刑罰,以儆效尤。最後,筆者引用法家代表人物韓非子作總結,法律是社會運作的必然法則,假若法律的影響力不能彰顯,就等於「無法」可言。香港作為一個世界知名繁榮的大都市,豈能容許「無法」情況的存在?香港社會在過去大半年,就是縱暴派人士公然無視法紀的存在,到處以「違法達義」口號,招搖撞騙,鼓勵青年人作出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導致今日本港社會出現朝綱敗壞,民不聊生的困局!特區政府是時候撥亂反正,重建社會秩序!